原本可以退休过悠闲生活,她却说想再“玩”一把教育;

有人建议用她的名字作为学校名,她却选择了婉拒;

明明可以按传统模式办一所新校,她却偏偏要“折腾”。

这个她,便是今年在温州落地办学的温州道尔顿小学校长——白莉莉。

 

白莉莉去美国道尔顿学校考察

■人物名片

温州道尔顿小学校长,曾任温州市广场路小学校长、温州市实验小学校长。系浙江省特级教师、教授级中学高级教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熟悉她的人,知道她的身上有着很多的光环。而且,这也不是她首次担任校长。她曾在百年老校温州市广场路小学担任过校长,更是温州市实验小学的创校校长。如今,这两所学校都是温州人心目中的名校。

看着这样的经历,不禁让人越发好奇,曾是名校校长的她,面对退休后众多的办学邀约,为何会在最终选择温州道尔顿小学?她会和当年接手温州市实验小学一样,走相同的办学路子吗?在温州公办学校担任校长多年,是不是真的能适应有“国际化”背景的学校呢?

聊情怀

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一点点

2002年2月,市政府和市教育局决定新办一所现代化的实验小学,并让当时温州市广场路小学校长白莉莉担任该校校长。离开学仅半年时间,新办一所学校的难度可想而知。

在采访中,回忆起这一段,白莉莉也是颇为感慨,甚至一度有些哽咽。她说自己1981年参加工作后,便一直在温州市广场路小学任教,到2002年已经整整21年,要离开自己曾经待了那么长时间的一所学校,当然是非常不舍和犹豫的。在离开时,她和广场路小学的老师们都情不自禁地落泪。但是,当年全国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刚刚启动不久,毅然接受挑战的同时也让她实施自己的办学理念获得了更好的平台和机遇。在谈起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几个转折点时,白莉莉表示,到温州市实验小学任职的经历特别难忘,每年市教育局组织的学习、交流、考察的机会,让她的视野打得更开,有一种“井底之蛙”跳出井外的感受。

也是这段经历,让她的教育思想更加明晰:孩子的需求,便是办学的最好方向。至今每每和实验小学老师谈起教育的事,最津津乐道的就是:每一位从实验小学走出来的毕业生,都非常自信、阳光,而且特别留念小学时光,哪怕读了高校,还时常有三五成群的实小学子回母校走走,看看。从孩子的需求出发,这也许就是最好的回报。

15年后的今天,她又接受了一项新的挑战,创办温州道尔顿小学。她希望用“挑战”再次叩问自己的“初心”,在这个方向上走得更长远,更深入。

记者:退休后,是什么促使您又继续到一所新学校担任校长?

白莉莉:我觉得更多的还是自己的教育情怀。家里人其实也劝我不要再这么折腾了,但“折腾”正是我的教育情结所在。为孩子折腾,以爱的名义折腾,何尝不是一种快乐。初心念念不忘,岁月必有回响。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一点点,尽量让教育越来越接近孩子的需求,办适合每个孩子、让孩子满意的教育,做我认为的优质教育。其实,好的教育理念都是相通的,每一位有温度的教育工作者,都在为这个目标尽心尽力。

记者:想邀您办学、担任校长的学校有很多,您为何选择温州道尔顿小学呢?

白莉莉:首先,我是很欣赏这所学校董事长的办教育理念,他把学校定位为非营利性,不是靠办学赚钱,而是回报社会,让学校培养的孩子为社会创造价值。因为我们的理念是相同的,所以才可以共同做这样一件事。其次,美国的道尔顿学校与英国的伊顿公学、夏山学校、前苏联的帕夫雷什中学并称为世界四大基础教育名校,我在很久之前就了解过道尔顿教育理念。道尔顿致力于提供高质量的教育,其遵循的基本理念是“自由与合作”,其教育目标是启发、培养每个孩子的主动性、自律性和判断力,同时促进学生的社会意识及集体价值观的发展。而我本人认为,教育为培养未来所需的复合型人才,学习内容必将是跨学科、整合式的,而学习方法也将以项目式、探究式、合作式为主,教师是以学生的助手和朋友的角色出现。基于此,我觉得道尔顿教育跟自己的教育理念是非常契合的。所以,有了这样的基础和认同,我选择了温州道尔顿小学。

谈学校

把适合每个孩子的教育做到极致

采访前,记者就知道白莉莉校长有着女校长特有的细致。这些细致体贴入微,也发挥在了她办学的过程中。像她在温州办学多年,非常清楚学生存在挑食现象,而想到学生在肯德基等场所吃饭时却很少有浪费的现象,于是她便在学校“食育”方面下功夫,不但在食堂装修上动起脑筋,而且启发老师开展“食育”研究,开发相应课程,将营养饮食、科学搭配的选择权还给孩子,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这次谈起新学校的建设,她很快就打开了话匣子。在学校的设计效果图前,她一点点向记者介绍起设计中的亮点。“这是一年级学生的教室,你看这里是不是有两层?上面那一层就是我们为学生午睡提供的榻榻米阁楼。”不但有这层阁楼,而且一年级教室还带滑滑梯,白莉莉说这是为幼小衔接过渡期学生的需求考虑的。另外教室里还配备点心区、吧台、故事区,桌椅以及黑板摆放位置也大有讲究。“我们希望教育理念的落地先从硬件入手,以教室环境布置的改变来倒逼教师教学方式的改变。”除此之外,还有学校精心设计的供学生职业体验、训练英语思维与地道口头表达的Dalton小镇、模拟联合国、各类功能教室等。

除了硬件上,课程设置上她也是以同样的要求精益求精。像早慧儿童探索、一对一学习支持、“5.5+0.5”学制等,都是为学生量身定制的潜能课程,希望立足于每一个孩子天赋的长远发展,最大程度地尊重个体差异,为不同的对象寻求不同的教育路径。

记者:据了解,美国道尔顿学校是由美国进步主义教育家海伦·帕克赫斯创办于1919年。如今学校引进这个教育理念和品牌,有了“国际化”的背景,您会如何办学?以前在公办学校的那些措施是否会“照搬”呢?

白莉莉:其实,无论是否有“国际化”的背景,我们的育人目标是很明确的,就是把适合每个孩子的教育做到极致。在这过程中,我们会进行一定的融合,将本土的一些课程国际化,道尔顿制教学本土化等。像“整理课”,我以前在公办学校做了十年,做得效果很好,那我们就会继续做。但会在十年发展的基础上做丰富和延伸,以主题式的形式呈现,借鉴道尔顿“实验室计划”推行“整理室计划”,给学生提供自主管理学习的时间和空间,帮助学生建立个性化学习策略,让孩子每天像整理家务一样整理自己全科的学业。

记者:您在公办学校担任校长多年,如今在有“国际化”背景的学校任职适应吗?

白莉莉:我认为当时在温州市实验小学任校长,学校能那么快得到社会的认可,其中有一点就是市教育局给了学校一个相对宽松的平台。如今,在民办学校这样更自主、更宽松的平台,我相信更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学校的国际化背景会让我们有更多学习好的教育理念和方法的平台,相信我们会和道尔顿一同实现自我双超越。记得实验小学十周年庆典的主题是“让十年告诉未来”。在重新出发的今天,我对百年道尔顿教育落地温州的前景看得更加清晰,特别想说:“未来教育,就在眼前。”

来源:温州晚报

施滢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