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上旬,立可达教育代表团远赴荷兰,探访国际道尔顿教育协会(Dalton International)。在国际道尔顿教育协会主席罗纳(Roel Rohner)先生和国际道尔顿研究组专家阿加塔(Agata Sowinska)博士带领下,代表团参观了当地四所道尔顿学校。

 

莱韦里克道尔顿学校(Daltonschool de Leeuwerik)

莱韦里克道尔顿学校位于莱德多普(Leiderdorp),学校的核心价值为尊重学生,视每位孩子为完整的个体,并重视及信任他们。罗纳主席介绍,这所道尔顿学校拥有当地顶尖的校舍。

室内剧院
形状独特的桌子

刚进校门,是一个室内剧院,学生可以自由地在剧院的台阶上学习或休息。二楼是“达芬奇”空间,空间里的桌子形状不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桌子中间有圆洞。在此,孩子可发挥创意,充分利用这张的桌子独特形状,比如进行小组讨论时,可以让一位同学钻到桌子中间主持讨论。此外,校园里其他公共空间也摆放了许多桌椅及书架,鼓励学生走出教室独立学习。“道尔顿永存于心。(Dalton is in my heart.)”校长理查德(Richard van den Berg)先生说。处处以学生为本的校园设计,正诠释了道尔顿的教育理念。

温州道尔顿小学校长白莉莉(左)与理查德校长(右)

 

洛伦兹学校(Lorentz School)

洛伦兹学校校长杨森(Jerden Janssen)先生告诉代表团,学校今年的主题是“做学习的主人(Ownership)” 。 罗纳主席补充:“老师说教越多,学生学到越少。”在道尔顿学校里,老师只是辅助者和引导者。

这种学生自主的教学模式,已经在洛伦兹学校实践。杨森校长说,当老师准备讲解一个知识点时,他们会提前将授课的时间和地点公示出来,让学生决定是否参与这次授课。这种“报名听课”的方式让学生学会分析和评估自己的能力,而老师仅仅在必要时才会给予一些提示,比如“你好像还不太懂这个问题,来听一听我的课吧!”或“你已经完全掌握这个知识点了,别在这节课上浪费时间啦!” 这样的“放手式教育”,反而激发了学生的责任感,真正对自己的学习负责。

任务完成板

艾瑟尔道尔顿学校(Daltonschool de Achtbaan)

代表团来到位于阿默斯福特(Amersfoort)的艾瑟尔道尔顿学校。考察当天,有一辆公交车停在校门。这辆公交车的司机是一位老师的朋友,司机给孩子们每人发了一张“车票”,带孩子们在社区里兜风,并跟他们讲解城市的公共交通系统是如何运行的。这说明教学可以在任何场所进行,更重要是以学生为中心,让学生愿意参与到教学活动之中,这也是道尔顿计划的其中一个目标。

成为教学工具的公交车

代表团还在学校里遇到一位曾经在中国生活的女孩。她以流利的普通话为代表团介绍布置在校园各处的课表、图表和学习目标,还展示了自己的任务单。女孩说,相比她在中国就读的私立学校,她更喜欢道尔顿制学校,因为这里除了给予她更多自由,还教会她合理安排自己的任务、与他人合作和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白莉莉校长(中)与会说普通话的女孩交流

 

歌伯多特学校(De Globetrotter)

歌伯多特学校校长Sonja Duits Jorn vanDam曾多次去到中国,他知道自己的名字发音较难,他体贴地给自己另起“约翰”这一名字。“约翰”校长年纪轻轻,却有伟大的办学理想:他希望这所学校是适合所有孩子的,包括学龄前儿童、早慧儿童、需要特殊教育的儿童、面临初小衔接的儿童等各种有特殊需求的孩子。

他更坐言起行,将在下半年招收这些有特殊需要的孩子,把道尔顿教育申延到这些容易被忽略的特殊群体。罗纳主席对于他的尝试也表示欣喜和赞赏。

“约翰”校长(右)介绍自豪墙

许多道尔顿学校都会设有自豪墙(Proud Board)。自豪墙是老师为每位学生在墙壁上留出的空间,学生可把他想展示的任何作业、作品、照片贴在墙上。老师也会定期给孩子们做归纳整理,把自豪墙上的东西放进孩子的成长档案。

 

立可达教育考察团与国际道尔顿教育协会主席罗纳先生(右五)、莱韦里克道尔顿学校校长理查德先生(左四)合影

在这一趟荷兰道尔顿之旅中,立可达教育代表团吸收和借鉴荷兰先进的道尔顿实践经验,同时也欣喜地发现,道尔顿教育已经在温州道尔顿小学已经有不同程度的体现。立可达教育将会继续努力,探索更先进和合适中国孩子的教学方式。